公告_
基本上是周更 08/09背景音樂更新_

目前分類:繁星 - 放過我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二十四


一覺醒來之後,張藝興頭疼欲裂,那種像是全身都被碾過的疼痛感讓他驀然一驚,這種疼痛感太過熟悉了,熟悉到他以為自己回到了當年在醫院里躺著的那幾天,渾身上下沒有一處不是酸痛的。就像現在這樣,手腳動彈一下都疼的要命。


大腦不用思考,張藝興都知道自己昨晚是有多瘋狂。等在床上看了很久的天花板後,他才慢慢的將昨晚的記憶完整的找了回來。頓時羞紅了臉,真是太丟人了。


不停的哭著要吳亦凡,估計是張藝興這輩子都想不到的事情。但醉酒之後,他的真實想法就暴露了出來。包括後來自然而然的就和吳亦凡做了,而且還是自己主動的。曾經多麼抗拒的事情,現如今潛意識里卻渴望的厲害,這讓張藝興很是懊惱。但都已經發生了,現在能做的就只有面對。


轉頭看了看還在熟睡中的吳亦凡,張藝興伸出手撫摸上吳亦凡的臉頰,從眉眼一路到嘴巴貪婪的留戀著。


怎麼看都還是這麼帥,五官還是這麼的有棱有角,英俊非凡。如果,一切都可以重來一遍的話,張藝興就是寧死也不會聽話的來到吳家,然後遇見吳亦凡,直到……最後……愛上……吳亦凡。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二十三

最後沒有辦法,小美到底還是打電話告訴了吳亦凡,說張藝興在酒吧喝醉了,不肯回家。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十二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吳亦凡幾乎每天都會來幼兒園,送午餐。然後雖說是帶小美去吃晚飯,但其實就還是找個藉口見張藝興,然後跟張藝興一起吃飯。

張藝興對於每天不厭其煩的變著花樣給自己做午餐,或者是找各種理由邀請小美吃晚餐,但前提是要帶上自己的吳亦凡,感到有些詫異的同時,其實更多的是心裡漸漸升起了一絲感動還有那自己從來都沒有感受到過的溫暖與那種被捧在手心裡的感覺。簡單點說,就是張藝興感受到了一絲他自認為從來都沒有享受過的那種被愛的感覺。

所以這段時間,張藝興常常的在想,是愛嗎?吳亦凡之所以會這樣改變,這樣對自己,真的是因為愛嗎?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十一


張藝興一大早來到幼兒園,就被一群女老師圍成一圈,想必也是在一邊恭喜一邊調侃他和小美老師在一起的喜事。可能是因為昨晚玩兒的太嗨,小美今天比張藝興要晚來了一會兒,但來的時候手裡拎著一袋東西。等到小美把袋子里的東西分給老師們的時候,張藝興才想到,難道是用來慶賀的喜糖?但是又沒結婚,這樣做也未免……太誇張了……


“藝興……”小美輓上張藝興的胳膊,“來,吃顆糖。”小美把剝好的糖果送進張藝興的嘴裡。


張藝興雖然不適應小美的突然變化,但還是給了面子,張了嘴,奶香頓時蔓延在張藝興的整個口腔內。熟悉的味道突然讓他想起來,以前還在吳家的時候,床頭櫃上會放著一個糖罐,裡面全是他愛吃的糖果,還有巧克力。其實往糖罐里添糖一直都是傭人在做的,但是張藝興覺得又好像不是,總覺得是吳亦凡,但又覺得吳亦凡不可能會那麼細心的每次都註意到自己的糖罐空沒空。


“藝興,好吃嗎?”小美的話語將張藝興的思緒拉回。


張藝興點了點頭,答道:“好吃。”但心裡卻有些失望,原來戀愛的滋味就是這樣?那感覺還真的不怎麼樣。


吳亦凡的車子一直都停在幼兒園的門外,早上停在那的時候,老師們都以為是哪個家長送孩子的,但奇怪的是都停在幼兒園門口一天了。讓老師們更奇怪的是,車上的人就出了中午下車吃頓飯後,就一直坐在車里,也不知道對方究竟是乾什麼的。不過,光看車子和人就知道對方是一個高富帥,但是高富帥等在幼兒園門口是怎麼個回事?一群女老師們在一天的細心觀察內,猜測了各種各樣的版本,終於到了老師們下班的點之後,各種版本的其中某一個版本就得到了證實,那就是,高富帥是來追人的。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十


秋去冬來,春暖花開,一年又一年。


教完最後一節鋼琴課,在回家的路上,張藝興掐著日子算了一下,來到這個小地方原來不知不覺已經有兩年了, 一個人生活也有兩年了。


大概是開始或者是已經習慣了一個人生活著吧,他現在已經沒有了最初的不習慣與微微不適應了。他現在過的還不錯,在上班的幼兒園附近租了間一居室,除了幼兒園老師一職,他還兼職鋼琴老師,也在幼兒園附近的一家藝術中心。他的生活就這麼安靜而又平穩的過著,他以為自己會一輩子都這樣,但他也想過,不如找個女朋友相處試試吧,畢竟一個人過一輩子有點不現實。但也還有一個層面就是,他不想一個人過一輩子也還是因為他怕心裡會是因為那個人,才選擇一個人而過一輩子。


幼兒園的女老師大部分都是剛從院校里分配下來實習的年輕小姑娘,和張藝興般大。都是些青春年少的小姑娘,見到張藝興這麼優秀而又帥氣的男孩子,自然是少不了各種傾慕。


“張老師,下班後去唱歌嗎?”小美老師又再邀請了張藝興一次。


張藝興覺得來這里這麼久沒和她們出去過也挺不好意思再拒絕的,而且想著該找個女朋友,也就沒再拒絕。“好啊……”


小美老師顯然特別開心,拍了拍張藝興的肩,“那就說好了,下班一起先去吃飯,然後再去唱歌。”


張藝興笑吟吟的點了點頭,看著小美老師歡快的蹦出自己的視線後,臉上的微笑又沒有了,一個人的時候,他多半都是不愛笑的。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九


鹿晗並沒有食言,他讓吳亦凡走了。


張藝興呆愣了一會兒才恢復正常,他身上此刻很不舒服,他想沖個澡,然後他還需要冷水來冷靜和平復一下自己的內心。在去浴室的時候,鹿晗突然拉住他問道:“為什麼?”


張藝興僵硬的停下腳步,“什麼?”


“你明明喜歡他,為什麼不跟他走?”雖然問這個問題很蠢,但鹿晗還是問了出口,因為他想知道張藝興到底在顧忌什麼。


“比起……喜歡他……我更喜歡自由……”張藝興有些斷斷續續的說出這句話,但這只是個說辭,比起自由,其實張藝興更想找到的是那種被人呵護與疼愛的感覺,而並不是一味的被控制與壓迫或是威脅甚至是囚禁。他只是想簡簡單單的生活,簡簡單單的感受與體會到那種普普通通的被愛的感覺。


“所以是這樣嗎?如果我給你自由,你會喜歡我嗎?”鹿晗問。


張藝興搖了搖頭,“不會”,這個問題張藝興回答的很快,一點猶豫都沒有。


鹿晗苦笑,“所以,喜歡和自由又是兩回事是嗎?張藝興,我就不明白了,為什麼不管我做什麼你都無法喜歡我?你和吳亦凡是亂倫,可你卻都喜歡他,為什麼我就不可以?為什麼?”


張藝興也想問自己,對啊,鹿晗為什麼就不可以呢?為什麼呢?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八

 

 

張藝興剛走一會兒,吳亦凡的卧室內就傳來了一些聲響。呆坐在沙發上的朴燦烈被驚醒了之後,就連忙跑了過去。推開門才發現吳亦凡正在做夢,看樣子像是噩夢,因為他嘴裡不停的在喊著張藝興,手則是在不停的揮舞著,都打倒了張藝興離開之前放在床頭櫃上的一杯溫水。

朴燦烈上前摁住吳亦凡的雙手,本以為吳亦凡會靜下來,沒想到吳亦凡突然坐起身,醒了。吳亦凡一睜開眼就在找張藝興,他呼喚道:“張藝興,藝興……”卻只看到一旁有些無措的樸燦烈。像是知道了什麼一樣,他抓著朴燦烈的胳膊問道:“張藝興呢?”

朴燦烈只是看著吳亦凡,面無表情,沒有回答。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七

看著冰箱里還有些可以煮的東西,吳亦凡又幾天沒回來了,張藝興就自己動手煮了些東西給自己吃,畢竟肚子還要先解決。

他把最後一道菜端上桌子的時候,突然被一個人從背後一把抱住,接著就是關門聲。不用回頭他就知道,吳亦凡回來了。但是他回頭看到吳亦凡臉上是從未有過的狼狽時,不禁有些呆愣與錯愕。

“先吃飯吧”張藝興從吳亦凡懷里掙開來,然後才看到一旁的樸燦烈。他朝朴燦烈點了點頭,又說了一遍,“先吃飯吧”

飯桌上誰也沒開口說話,只有因吳亦凡不停往張藝興碗里夾菜而發出的碗筷碰撞的聲響。張藝興張了幾次口想問,卻還是沒問,直到吃飽之後,吳亦凡抱住張藝興,看起來很累,很累,張藝興也就沒有掙扎,看到這樣的吳亦凡,他心裡也是不好受的。

張藝興帶著吳亦凡去浴室,準備替吳亦凡把冒出的鬍子刮一下,他不習慣看吳亦凡那麼一個驕傲的人,一副不修邊幅的模樣,在他的印象里,吳亦凡一直都是那樣高傲帥氣的模樣,從來都沒有像今天這樣狼狽過。他心裡真不知道是什麼滋味,不知道是心疼還是難過。

張藝興輕柔的替吳亦凡刮著鬍子,腦子里卻亂糟糟的,百感交集。

“小叔……”吳亦凡輕柔的喊了一聲,“別離開我,好嗎?”聲音特別脆弱,眼神竟然帶著些哀求。

張藝興停下手裡的動作,呆呆的看著眼前的吳亦凡,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吳亦凡,他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竟然讓吳亦凡突然展現出如此脆弱的一面,以前從來都沒有過,哪怕是小時候得知他父母車禍的時候,吳亦凡都沒有那樣,可現如今卻這樣,還真讓張藝興有些心慌。

張藝興低聲嘆了口氣,繼續手上的動作,然後低聲說道:“吳亦凡,你累了,一會兒你好好的睡一覺。”他並沒有回答吳亦凡。

吳亦凡可能也真是累了,畢竟在被關著的那幾天,他來來回回想了很多,幾宿都沒有睡,這會兒也實在是熬不住了,便安心的靠在張藝興的肩膀上緩緩的閉上眼睛,進入了夢鄉。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六

全身像是被車子黏壓過了一樣疼痛著,張藝興緩緩的睜開眼,冬日的陽光從窗玻璃里照射進來,略微刺眼。

環繞了整間房間一眼,才發現這是一個陌生的地方。他記得他和吳亦凡是在以前吳家自己的房間里做的,但為什麼現在確是一個陌生的地方。

細微的咔嚓一聲,將張藝興拉回神。他躺在床上,整個下身疼痛的根本就動不了,只能將脖子轉到門的方向,其實不用看就知道是吳亦凡,但張藝興還是把有些酸痛的脖子轉了過去。

“醒了,就吃點東西吧。”吳亦凡用腳把門踢上,然後把手裡端著的食物放到床頭櫃上。

張藝興看了眼冒著熱氣的食物,一點胃口都沒有,一心只是想搞清楚這是哪兒。所以他便略微虛弱的問道:“這是哪兒?”

吳亦凡端起高級瓷器里裝著的還熱騰騰的粥,用勺子來回攪拌著。等差不多沒那麼燙了,吳亦凡便把碗放回床頭櫃上,準備先把張藝興扶起來靠著,然後喂張藝興吃飯。但張藝興的倔性子上來了,他不願意吳亦凡碰他,他偏過頭,但又重復了一遍,“這是哪兒?”

吳亦凡先是皺了皺眉,隨後便又微微有些開心的回答道:“這是我們的家”語氣里透露著那種藏不住的幸福感。

張藝興聽完有些發怔,我們的家?誰的家?誰們的家?不管是誰們的家,但總不可能是我們的家。

吳亦凡把張藝興的上身給扶了起來,然後還細心的墊了個枕頭在背後。張藝興把頭偏了過來,直視著吳亦凡的眼睛問道:“我們的家?我們有家可言嗎?”被子底下他握緊拳頭,“就算是家,那麼也是吳家,不是我們的家,拋開我身體里零星半點的吳家血流,我根本就不是吳家人,所以我們哪裡來的家?”

吳亦凡深黑色的眼眸里,倒映著張藝興那說著過激的話,卻表情淡定的臉。不知道是猜到還是沒猜到,張藝興的回答,吳亦凡都沒打算理會,他端起一旁已經不燙嘴的粥,舀起一勺,吹了吹,遞向張藝興的嘴邊,他說:“先吃飯吧。”吳亦凡難得的一次妥協,或者說是避讓。

只是一個人越是努力剋制不想吵架,但另一個人好像就越變得執著認真了起來。張藝興嘴唇緊閉,頭又偏向一邊,沒打算吃吳亦凡喂來的食物。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五

 


張藝興不想欠吳家的,他找律師把吳老爺子留給他的遺產分別過繼給吳亦凡和吳世勛,畢竟本身就不屬於他的,何況他真的一點也不想要。

“張藝興!”

張藝興聽到吳亦凡的聲音,停了下來,握著行李箱桿的手有些顫曱抖。他知道自己走不了,但還想試試,他不甘心不甘願就這麼留下。

停了一會兒,見身後人沒有什麼動靜,張藝興繼續挪動腳步。剛踏出一步,就被摟進一個熟悉的懷抱。

“別走……”吳亦凡從背後緊緊抱住張藝興。

吳亦凡聲音里透露曱出的無助與微微乞求讓張藝興有些驚嚇。他僵著全身,不知作何反映,甚至不敢動,不敢掙扎和掙開。

空氣里流轉著微微起伏的呼吸ī聲,他們誰都沒有動作,也沒有說話,仿佛時間就此靜止了一樣。

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張藝興才緩緩開口道,“吳亦凡,放開吧。”聲音既輕又無力。“我們不可能的,我……我想像正常人那樣生活。”

明顯吳亦凡身曱體緊綳了起來,抱著張藝興的力氣也加大了,“我不準,我不準你走。”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四

張藝興見到躺在高級病床上的吳老爺子,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只不過是半年多沒見,那個意氣風發的人就病怏怏的躺在那,曾經豐滿的臉頰現在瘦的只剩皮包骨,帶著氧氣罩的樣子,卻讓張藝興微微有些觸動,大概還是身體里流著的共同血液在作祟吧。

張藝興坐在一旁的椅子上,看著正處於熟睡中的吳老爺子發呆。

約莫過了幾秒,他就被細微的開門聲給拉回了神,以為是吳亦凡,沒想到回頭看到的卻是吳世勳。小孩兒高了,黑了,瘦了也更加結實了。

半年前一聲不響的離開讓張藝興不知道該怎麼打破此刻的沉默與寂靜,他不知道該要開口對吳世勳說些什麼,是該說好久不見,還是你還好嗎?

吳世勳輕輕關上病房的門,他視線貪婪的看著張藝興,一刻都不捨得移開,他怕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張藝興就不見了。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三

“鹿晗回來了你知道嗎?”朴燦烈翹著二郎腿坐在吳亦凡辦公室的沙發上問道。

吳亦凡敲打著鍵盤的手停頓了一下,“你怎麼知道的?”然後恢復正常,手指繼續在鍵盤上飛舞著。

朴燦烈沒有理會吳亦凡的疑問,而是自顧自的煩惱道:“有件事我一直都在糾結到底告不告訴你,但又不想害了你。可我覺得自己要是不告訴你,那才是害了你,所以我現在很糾結。”

吳亦凡仍舊繼續著手裡的動作,只是這次抬頭看了看朴燦烈,“有話就說,不說就閉嘴。”

朴燦烈扒了把頭發,自暴自棄道:“算了,告訴你吧。鹿晗回來有一陣子了,而且也在找張藝興,好像聽說是已經找到了。”朴燦烈觀察著吳亦凡聽完的表情,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就不說出來了。

吳亦凡停下手裡的動作,看向朴燦烈,“你怎麼知道的?還有,知道了怎麼不早說?你不知道我是有多想找到他。”

朴燦烈點了根煙,“我也是上個星期知道的,糾結了一個星期到底是告不告訴你,這不我還是告訴你了。不告訴你是因為我怕張藝興會毀了你,就算你現在有能力保護張藝興了,但你們那層血緣關系和鹿晗那個勁敵都還在那,所以我知道後也糾結了很久。”

見吳亦凡沒搭話,朴燦烈接著說道:“鹿晗的消息是我在酒吧喝酒時聽到一個小弟說的,而且鹿晗現在在日本那邊組織的地位好像不低。我有些搞不懂,好好的紅家族,乾嘛要惹上黑,這點果然和金家不謀而合。”

吳亦凡沒搭理朴燦烈是因為他在想,自己是不是該緊親自去找張藝興,但朴燦烈也不知道張藝興在哪,只知道鹿晗也在找張藝興,而且還可能已經找到了。

想到鹿晗可能已經找到張藝興了,吳亦凡就徹底按耐不住了,拿起桌上的電話準備撥的時候,手機就響了,是吳老爺子。


吳亦凡不想接這電話,但還是怕對方有事找自己,就接聽了。

朴燦烈不知道手機那頭的人對吳亦凡說了什麼,但他看到吳亦凡掛斷電話,連忙套上風衣就好奇的問道:“怎麼了?”

“老爺子暈倒了,剛送醫院。”吳亦凡說完就火速的推開門走了,身後跟著朴燦烈。

吳老爺子身體不太好,特別是冬天這兩個月,不是感冒就是發燒,人也越來越不清醒。吳亦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二

“回來了也不知道說一聲兒。”金鐘仁一拳打在鹿晗肩頭,外套隨意丟在沙發上,一屁股坐到鹿晗旁邊的位置,“還要我上門來找你,都不知道我們還是不是哥們兒。”

鹿晗合上筆記本,轉頭看向金鐘仁,“我這不是剛回來,還沒來得及告訴你嘛。不過,你消息倒是挺靈通的啊。”

金鐘仁從外套里掏出一盒煙,抽出一根點上,“那當然,我是誰。”然後看到鹿晗也抽出一根煙點上,金鐘仁有些奇怪的問道:“你不是不抽了嗎?怎麼又抽上了?”

“嗯,這兩年壓力大就又抽了。”鹿晗表情深沉的吐出煙圈。

“工作上的?”金鐘仁見鹿晗沒有回答,就明白了,“又是因為張藝興?”金鐘仁的語氣顯然有些無奈。

鹿晗沒承認也沒否認,那大概就是了。

“鹿晗,你要我說你什麼好?”金鐘仁把腿放擱置茶幾上,雙手枕在腦後,接著說道:“你看看你為張藝興做了多少?你兩年前殺死城西的老大,差點把你自己都搭進去了,要是當時我看見了我絕對不會告訴你的。都怪暻秀太善良了,你說他當時給你打什麼電話啊,不然也不會……”

“行了。”鹿晗打斷金鐘仁,“過去的事就別提了,都已經過去了。”

“那合著你的意思是還想找張藝興是嗎?”金鐘仁坐直了身體,“你瘋了吧,鹿晗。”表情微微吃驚。

鹿晗掐滅煙,疲憊的揉了揉太陽穴,“行了,別說張藝興了。說說你吧,你和都暻秀現在怎麼樣了?”

提到都暻秀金鐘仁就笑開了眼,“很好啊,我們感情很好。”

“感情好就行,暻秀是個好男孩,你可別負了他。”

“這還用說?我肯定不會負了暻秀。倒是你,還是好好想想自己的事。”金鐘仁拍了拍鹿晗的肩,“雖然我一點都不喜歡變成現在這樣子的你,但我們畢竟是哥們兒,要是有什麼需要我的你盡管開口,我一定幫忙。”

最後金鐘仁離開的時候,還是告訴了鹿晗說:“吳亦凡也在找張藝興,但好像還沒找到。我也只知道張藝興沒出國,在國內,但在國內哪裡我就不知道了。”

鹿晗就猜到了吳亦凡一定會找張藝興,而且還是和自己一樣,竭盡全力。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一

 

 

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了五年,距離吳世勳手術的日子也快了,還剩半個月。張藝興已經把一些東西收拾好了,他想著等吳世勳去美國做手術的時候,他就離開。

張藝興照常親自去端吳世勳的睡前牛奶,卻在下樓的時候聽到傭人和管家說,吳亦凡要回來了。張藝興抬起的腳愣在半空中,吳亦凡要回來了。

他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是什麼樣,但卻沒有一絲慌亂,更多的是淡定與平靜。

他不明白吳老爺子怎麼在自己還沒離開就讓吳亦凡回來了,但也無所謂,反正自己都快要走了。

吳亦凡回來的這天,張藝興站在二樓的窗戶那看著,看著雖然和當年沒什麼變化,卻變成熟了的吳亦凡。

沒過一會兒吳亦凡上樓,來到張藝興的房間,用那樣低沉的嗓音叫著,“小叔。”那樣玩味又邪魅。

張藝興錶面淡定,其實內心裡也有些焦灼與不安。他不知道吳亦凡為什麼突然提前回來了,他也看不清吳亦凡那邪魅微笑背後藏著什麼,吳亦凡雖然和當年差不多沒變,但張藝興知道,

吳亦凡變了,變得可以把表情控制的很好,變得讓張藝興覺得陌生。

“小叔,你這幾年寂寞嗎?”吳亦凡的手探進張藝興的襯衫內,撫摸著闊別了好幾年的紅豆,手感變得更加細膩。

張藝興被吳亦凡那樣撫摸,那種難以隱忍的情欲和羞恥感頓時遍佈全身。貝齒下意識的咬緊下唇,左手緊緊用力的抓著床單。

吳亦凡的手漸漸向下,就在快要探進褲子里的時候,卻被傭人的敲門聲給打斷了,張藝興瞬間被驚醒,還沒來得及推開吳亦凡,門就被推開了。

傭人顯然吃驚吳亦凡竟然在張藝興的房間內,更吃驚的還是吳亦凡那故意沒從張藝興襯衫內抽出的手。

“少……少爺……”傭人見吳亦凡說話就有些磕磕巴巴,“馬上就可以吃飯了……我就是……來說一聲……”然後看了眼張藝興和吳亦凡,就快速的關門離去,像是見鬼了一樣。

傭人們都知道當初吳亦凡和張藝興的那些事,沒想到過去了五年,吳亦凡還是一回家就跑去找張藝興,

關上門下樓離開的傭人,本來是去廚房,卻拐到了客廳,在吳亦凡和張藝興下樓之前,她就把剛才看到的全部匯報給了吳老爺子。

飯桌上還是特別安靜,這幾年都是張藝興喂吳世勳吃飯,照顧吳世勳。在吳亦凡看來,心裡還是特別膈應。

“世勳吶,下個星期你就要準備去美國做手術,到時候叫亦凡陪你去。”吳老爺子開口說出提前叫吳亦凡回來的理由。

“爺爺,我想要藝興陪我去。”吳世勳咽下張藝興喂的一口飯回答道。

吳老爺子慈眉善目的微笑在聽到吳世勳這句話之後,就變了臉,雙眉微皺。

沉聲道:“世勳聽話,我讓亦凡提前回來就是想你做手術的時候,有親人陪在身邊。”吳老爺子知道這幾年自己的身體越來越不行了,經不起出國那折騰。

“可是……”吳世勳還想說什麼,卻被張藝興給打斷了。張藝興說:“先吃飯吧”然後喂了一口吳世勳,接著說道:“先把身體養的棒棒的,為手術做準備。”

吳世勳很聽張藝興的話,他乖巧的點頭,然後便沒再說話。

吳亦凡緊緊的捏著手裡的筷子,他不知道離開的這五年改變了什麼,但他知道吳世勳和張藝興的關系越來越近了,

而同樣也從張藝興的眼裡看到了對自己的冷淡甚至是對著自己好像再也沒有了那種情緒稍高的波動了。

吳亦凡這幾年在國外也很厲害,一邊上學一邊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團隊,也在國外有自己的公司,回國的之後也打算在中國上市一個公司。

他不想靠吳家的關系,但回國之後,難免還是要靠到吳家的關系,畢竟圈內的都知道他是吳家的少爺。

吳亦凡回來了好幾天,這幾天都很忙,也就沒空找張藝興。但吳老爺子還是派人盯的緊些,至少在張藝興離開之前不能出亂子。

張藝興在忙著高考。以前為了方便照顧吳世勳他就留了一級和吳世勳同班。因為那年吳亦凡和張藝興的事被學校傳的沸沸揚揚,

所以後來張藝興和吳世勳一同轉到了別的學校,是所很普通的學校,幾乎沒人知道他們是誰。在學校里,張藝興的身份是吳世勳的表哥,並沒有什麼吳家小少爺,只有張藝興和他的表弟吳世勳。

張藝興轉到了普通的學校,成績也是非常好的,深得老師和同學們的喜愛。按照他的成績其實早就可以被某些本市的名牌大學錄取,但張藝興都拒絕了,他已經想好自己要去哪兒了。

吳世勳和吳亦凡一同飛往美國做手術的那天,張藝興去送他們了。吳世勳願意在沒有張藝興的陪同下去做手術,也是因為張藝興苦口婆心勸了很久。揮別吳世勳之後,張藝興就在數著離開倒計時了。

吳世勳剛到美國權威的醫療團隊那邊就開始準備手術,做手術的那天,也是張藝興在中國高考的那天。

三天考試下來,張藝興整個人卻顯得異常的輕松。他不打算等出成績再走,因為來不及了。

得知吳世勳的手術很成功,他高興極了,吳世勳終於可以重見光明瞭,張藝興的一顆心也就安定了下來,也就安心了。算是應對了以前想的,離開時好無掛也無牽。

但在張藝興的心中,還是有一件事始終放不下,這是他心中的一個秘密不敢說出來的秘密與愧疚。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吳老爺子和吳亦凡趕到醫院的時候,吳世勳已經進入搶救室半個小時了。只見張藝興低頭坐在搶救室外的椅子上,絲毫沒有發覺吳家人的到來。

吳亦凡也是著急,走到張藝興面前抬起他的頭問道:“世勳他怎麼了?”口氣不太好,表情也不太好。

張藝興呆了半晌,才緩緩開口道:“他……世勳他為了推開我……然後就被車給撞倒了。”

吳亦凡雙手捏上張藝興的肩頭,上下打量了一番張藝興,發現沒受什麼傷,但想到自己的親弟弟還在搶救,聲音就不自覺的加大問道:“司機不是去接你們了麼,怎麼還會出事?”

張藝興呆愣著,不知道要作何回答的時候,搶救室的門就被打開了,吳世勳從裡面被推了出來,吳老爺子上前跟醫生瞭解瞭解情況。張藝興則跟在護士後面,他想知道吳世勳到底怎麼樣了。

吳世勳被安排在一間高級的單人病房內,護士對張藝興說,吳世勳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但什麼時候醒來,醫生和護士都說不準。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流言蜚語這種東西,一傳十,十傳百不止,而且還以光速在散播著。

所以在上課鈴打響之前,吳亦凡和張藝興的事就傳遍了整個學校,不管是初中部還是高中部,都在議論,甚至還有一些人罵罵咧咧的。

金鐘仁趴在桌上戳了戳鹿晗的後背,壓低聲音問道:“你乾的?”見鹿晗挺直著背沒說話,他就知道是鹿晗乾的,不然以鹿晗對張藝興保護的那種程度,估計早就護犢子去了,哪裡還在這煎熬的坐著。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鹿晗此刻的心情很糟糕,但金鐘仁還是不怕死的繼續說道:

“鹿少乾的不錯啊,看來那天我的那番話沒白說啊。照這個節奏下去,你不就有望……”金鐘仁還沒說完,鹿晗就轉頭沖金鐘仁吼了一聲,

“吵死了,閉嘴!”這一吼嚇壞了班裡的人,畢竟鹿晗的性格好是出了名的。

金鐘仁砸了砸嘴,沒再開口說話。鹿晗的性格他太瞭解了,這下鹿晗估計是真的栽了。

鹿晗此刻整個人都非常的焦躁,心裡特別亂。他其實沒想這麼快就行動的,但昨天和吳亦凡打那一架他就覺得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了,不然就真的沒機會了。

現在他最擔心張藝興了,那麼一個優秀又低調的一個人,如今卻被自己毀了。鹿晗一想到他在遠處看到張藝興被校長抬起頭時的模樣,他就恨死自己了,這下真是傷害到了張藝興。

校長室里吳亦凡和張藝興並排站著。他們要等的是各自的監護人,發生這麼大的事,校方怎麼可能不通知家長。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鹿晗,你怎麼了?最近萎靡不振的。”金鐘仁坐在鹿晗房間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

鹿晗煩躁的扒了把頭發,接過金鐘仁遞過來的一支煙,點上後狠狠的吸了一口,憂愁的吐出煙圈,感覺特頹廢。

金鐘仁可看不了鹿晗這樣,他認為男人就要有點出息,“你不會是為了那個男孩吧?”語氣里帶著些輕微的嘲諷。

鹿晗悶哼一聲,算是回應。

鹿晗最近的確一直在為張藝興而煩惱,他想行動吧,怕傷了張藝興。

不行動吧,就會輸了吳亦凡。本來就被吳亦凡搶了先,現在鹿晗可不能再讓吳亦凡了。

但又怕做的一些事傷害到張藝興,著實夠讓他頭疼的。

以前他從來都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現在卻為了張藝興而這樣,變化真是有夠大的。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黃子韜轉來的第三天,班主任就把張藝興叫到了辦公室,

意思就是讓張藝興多多照顧新同學,然後還要多多幫助黃子韜的中文。

黃子韜從小接受美國的教育,自然一張口就是純正的英語,

對於中文,他只會說簡單的日常用語,而且說起來還特別蹩腳。

“咦興~”黃子韜發音不準的拖長尾音。

張藝興側目,糾正道:“是,藝興!”

這兩個字張藝興已經糾正了不少於二十遍,黃子韜愣是記不住。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北京的冬天乾燥寒冷,臨近過年的氣氛渲染著整座京城。

吳家的孩子們早幾天學校就放了假,現在臨近過年,

吳家這段日子一如既往的熱鬧喜慶,賓客不斷。

張藝興來吳家也有四年了,時間過得特快,彈指間就已經這麼久了。

張藝興特例和吳亦凡一起出門,美其名曰說是跟著一起置辦年貨,

但誰不知道吳家的管家早就弄好了這一切,就是吳亦凡想帶著張藝興一起出去轉轉。

往年的話吳亦凡都會被朴燦烈給叫出去,今年朴燦烈去上海他外婆那過年了,

吳亦凡就正好帶著張藝興出去。

張藝興除了上學之外,就很少出門,除非有人帶著,

吳亦凡多數是不願意帶張藝興出門的,因為張藝興長的太漂亮了,

他可不想別人老是盯著張藝興看。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可愛,來吃這個。”朴燦烈把盤子里的排骨夾給對面吳亦凡身旁的張藝興:

“還有這個,胡蘿卜多吃點,長個子。”

張藝興顯然有些被朴燦烈的熱情給嚇到了,看著盤子里堆成小山的菜,微微苦惱著。

吳亦凡緊蹙起好看的眉毛,擋住朴燦烈的攻勢:“你自己吃吧。”

然後把張藝興盤子里的胡蘿卜夾到自己的盤子里,

張藝興雖然長的像只軟軟的兔子,但卻十分不愛吃胡蘿卜,這點吳亦凡還是有細心觀察到的。

朴燦烈癟了癟嘴,然後就沒再往張藝興盤子里夾菜,自己開始吃了起來。

這是張藝興和吳亦凡第一次在學校食堂同桌一起吃飯,被各種眼光掃射的全身各種不自在。

還好有朴燦烈偶爾調解一下氣氛,就是太過熱情了。

吳亦凡和鹿晗打架的事情在謠言傳了幾天后,就漸漸被大家遺忘。

倒不過還是有人會問張藝興,吳亦凡在吳家的時候會不會總是欺負他。

每當被問的時候張藝興都有些錯愕,隨即一想,現在自己的身份是吳家管家的孩子,

他們會問這個問題也是自然的。

每次他都笑笑說,吳亦凡只是脾氣差。

然後他們瞭然的點點頭,光是吳亦凡那冷峻的模樣就知道脾氣是有多差了。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