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_
基本上是周更 08/09背景音樂更新_

目前分類:繁星 - 我家有兔會咬人 (人兔文) (1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十二)

次日清晨

張藝興砸砸嘴,翻了個身。光線透過窗戶打在他身上,纖長的睫毛輕顫,眼皮下眼眸晃動……

昭示著它們的主人已經蘇醒,卻遲遲不願睜開眼。

昨晚他做了一個特別神奇的夢,夢里,他不再是只兔子,而是變成了和大高個一樣品種的人類。

他可以坐在桌子上吃飯,可以自己用遙控器換電視頻道,還可以換不同的衣服,而不是一年到頭披著同一身白毛。

最重要的是,他終於可以在吳亦凡心情不好的時候安慰他,逗吳亦凡開心,和吳亦凡分享喜怒哀樂……

這真的是個很美的夢,美到不想醒來………

“喂,張藝興!”

就在他回味無窮時,頭頂突然響起低沉的聲音。好煩~別推我!張藝興伸出爪子軟軟的揮了揮,皺皺眉頭表示不滿。

“張藝興,快起來,早飯要涼了!”

咦,這聲音?!是大高個……大高個一定是睡傻了,誰會把兔糧拿去加熱啊!不想理他!

張藝興哼哼唧唧地翻了個身把自己縮成一小團。

“再不起來餓死你!!”吳亦凡徹底失去耐心,開口威脅。

高能預警!大高個又生氣了!

張藝興不不情不願的睜開一隻眼,看到對方正沉了張臉瞪著他。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情人節小番外

X年後
人類文明醫院

心理診室的門被打開,走進來一位看上去20歲左右的青年,衣著乾凈整潔,就是整個人顯得有些無精打採。

“你好!請坐~”金鐘大微笑著抬了抬手,示意對方坐在對面的椅子上。

“你好~”青年禮貌性的點點頭,輕輕坐下,顯得有些局促。

“請問有什麼是我能幫到你的呢?”金鐘大很快切入正題,一邊細細的觀察對方的表情。

青年低頭摳了摳坐墊,沒有馬上回答對方的問題,似乎有些猶豫。

“沒關系的,你放心,我會盡量幫助你的。”金鐘大溫柔道。

對方撓了撓腦袋,遲疑的開口:“我~我最近心情不是太好。”

金鐘大點點頭:“能說說是什麼事讓你心情不好嗎?”

“我覺得我愛人沒以前愛我了~”青年低垂著眼。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十一)
吳亦凡拉著張藝興進了吳世勛的房間,打開衣櫃,從裡面取出一件棉質背心和一套家居服,然後又翻出一盒全新的內褲,

撕開包裝一並遞給站在那裡發呆的人:“先把衣服穿上…”想了想又不放心的補了一句:“自己會穿嗎?”

張藝興伸出空餘的那隻手接過來,捏著柔軟的布料點點頭:“以前看你穿過的。”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

吳亦凡打摁下開關,整個房間驟然變亮,周圍一片靜謐,眼前的陳設和以往沒有任何不同……
唯獨……大號食盆後面空空如也,兔子連帶著兔窩都不知所蹤。

“張藝興?”吳亦凡抬高音量又喚了一聲,仍舊沒有任何回應……換作平時那隻傻兔子早就已經撲到他身上了,可是今天,甚至連根兔毛都沒有…

吳亦凡隱隱生出些不好的預感,快速的走過去推開所有的房門,一連察看了卧室、廁所、廚房、書房……角角落落里無一例外都沒有那隻白毛團的身影。

他的眉頭越蹙越深,剛才進門的時候並沒有發現被撬鎖的痕跡,而室內也沒有被人入侵過的跡象。就算有人要盜竊,也沒有理由去偷一隻兔子啊!

吳亦凡折返回客廳,他的視線再次一一掃過平時張藝興喜歡蹲點的地方,鞋櫃、食盆、沙發……都沒有,怎麼辦?

一向淡定如他也不禁慌神,那隻圓滾滾的肥兔子,雖然最開始在他眼裡不過是吳世勛留下的一個累贅,但經過長時間的朝夕相處,他早已經習慣每天準時回家給它倒兔糧,開電視,等待著它熱情的迎接和不捨的目送。

舉目望去,視線所及之處盡是那個肉呼呼的身影……

“阿啾!”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九)

還沒等吳亦凡針對張藝興打架一事進行嚴肅的批評教育,令他感到更加棘手的問題出現了,

一向視兔糧為命的肥兔子竟然開始變得食欲不振了。

對比,最開始吳亦凡還以為對方只不過是對自己擅作主張換掉它喜歡的電視節目的行為進行抗議。

因為到目前為止,吳亦凡已經越來越摸不準張藝興的智力到底已經發展到了哪種程度,

所以當電視機里響起“春天到了,大草原上的動物們又進入了交配的季節”的解說詞時,他果斷的轉了台,並且在張藝興露出渴望眼神的同時對廣電總局產生了深深的怨念。

真是搞不懂這麼露骨的說詞到底是怎麼樣通過審核的!吳亦凡邊嚼著著青菜邊憤憤的想。

而腳邊的張藝興面對著滿滿的一碗兔糧卻表現出前所未有的興致缺缺。

它也不知道最近是怎麼回事,總是不想吃東西。

就連平時最喜歡的苜蓿草都變得味同嚼蠟……草草吃了兩口,就再也吃不下去了。

吳亦凡剛夾起一塊紅燒肉,就看到張藝興無精打採的趴在地上,食盆里的兔糧卻幾乎沒怎麼動過。

“喂,我說…”

他剛想和對方探討一下吃飯的問題,筷子上的紅燒肉卻不小心“吧嗒”一下,掉到了地板上。

濃鬱的香味即刻吸引了張藝興,它爬起來,湊上前去嗅了嗅,一陣飢餓感意外的席捲而來。

張藝興蠕了蠕三瓣嘴,最後還是沒忍住,一口咬了下去。

咸鮮的汁水在口腔里逸散開來,激起舌頭上每一顆味蕾的顫慄~

比兔糧好吃太多!它興奮的瞪大眼睛,緊著又咬了一大口。

吳亦凡見狀,趕緊把兔子拎了起來,只見對方的三瓣嘴一開一合嚼得正歡,

唇瓣上逸滿了亮晶晶的油水。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八)

大高個醒了!

張藝興輕輕一躍,穩穩當當的跳到吳亦凡的前胸,伸出舌頭對著他的下巴就是一陣舔。

濕粘的觸感不斷沿著神經傳遞到大腦,吳亦凡忍無可忍的伸手試圖擋住兔子的腦袋,

可對方卻像打了雞血一樣來者不拒,連同他的手掌心也舔了個遍。

“臭兔子!”吳亦凡猛的一下坐起來,打算把這只煩人的家夥扔出去。

隨著他的動作,張藝興從他的前胸滑到了腹部,眼看對方伸手打算逮自己,

它一頭鑽進被子里,打算通過被窩鑽到床尾然後逃之夭夭。

沒想到剛往前一步就撞上一根阻礙……

是的,是一根……

長長的……硬硬的……

即使在黑暗裡看不清,它也能猜到個七七八八…

這是……?!

這是大高個的丁丁!!《⊙_⊙《

張藝興瞪大雙眼……天啊!好驚兔的尺寸…居然比自己的大那麼多!!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七)

星苑小區


深夜,一道閃電劃破夜幕,隨之而來的是一記響雷。

吳亦凡從夢中驚醒,濕冷的汗水順著鬢角滴落到枕頭上,身下的床單已被冷汗濡濕一片。

他喘息著坐了起來,疲憊的靠在床頭。

刺目的鮮血、聲嘶力竭的哭喊、撕裂的傷口、停止跳動的心臟、絕望的眼神……

夢境里紛繁雜亂的畫面依舊歷歷在目。

吳亦凡疲憊的揉了揉太陽穴,今天下午救護車從車禍現場載來一個全身鮮血淋漓的中年男人,

混亂的場面里,男人年僅10歲的孩子始終保持著沉默,靜靜的跟在哭得幾乎昏厥過去的母親身邊。

可當吳亦凡準備進入手術室時,那個孩子卻突然跑過來拉住他的手,

睜著雙烏黑的眼睛一言不發的看著他,即使對方一個字都沒有說,

但吳亦凡還是在那雙眼睛里讀到最虔誠的祈求,他就是那個孩子眼中最後能祈求的神。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六)


人類文明醫院

咨詢前臺

徐護士:“唉~跟你說,我最近覺得遛狗好麻煩啊!

每天下班累得半死還要帶臭屁蛋出去遛彎,劇都追不全~”

李護士:“當初喊你跟我一起買兔子你不聽,不用溜連洗澡都免了……”

此時……

院草吳醫生從咨詢前臺匆匆經過……

院草吳醫生猶猶豫豫的倒回咨詢前臺:“你好,請問……”

低沉富有磁性的嗓音響起,兩個護士驚訝的抬起頭,

這不就是傳說中八心八箭南非真鑽級別的心臟外科主任吳亦凡麼!!

一向都是只可遠觀不可近摸的男神!今天他居然主動跑來搭話,好激動好興奮!!

吳亦凡被兩人赤裸裸的目光粘附得有著不自在,半握拳放到鼻子底下清咳一聲道:

“請問你也養兔子嗎?”

養兔子?是我!是我!被點名的李護士點頭如搗蒜:“是啊是啊!”

“那……再請問下…”吳亦凡遲疑著,他不知道到底該不該說出口。

“你說…我聽著”李護士強壓內心的洶涌波濤,讓語氣盡量嬌羞。你要約多少次我都答應……

“你……額”

吳亦凡突然覺得自己身為一個男人有點聳,反正都已經這樣了,還猶豫些什麼!

於是他把心一橫道:“請問你家的兔子看電視麼?”

“哈?”

吳亦凡能明顯的看到兩人面部的神經叢在抽搐~

沒想到啊~沒想到!吳醫生看上去如此高冷酷拽,沒想到勾搭妹子的時候這麼的……

這麼的呆萌!

其實兔子不看電視也不會來打擾我們的啦!該怎麼回答呢?回答看的話會不會顯得太直接啊?

吳亦凡看到對方糾結的表情,最後還是放棄“算了,打擾了。”說完便邁著大步往電梯走去。

一開始就不該問別人這麼蠢的問題~~

總不能所有的兔子都跟自己家的那隻兔子一樣不正常,一隻兔子,整天吵吵著要看電視!

什麼玩意兒嘛~

吳亦凡腦海裡不由自主浮現出一個星期前的畫面……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五)

隨著“咔嚓”的一聲,大門開了。

吳亦凡在玄關換了拖鞋,按下門邊的開關,整個房間立即充滿溫暖的燈光。

大高個回來了!!張藝興機敏的支起兩只前爪,瞪著圓圓的眼睛興奮的盯著來人。

吳亦凡一轉身就看到肥兔子正面朝自己,蹲在窩里,

由於耳朵是貼在腦袋兩側的,使它看上去更像一隻球。

而這只毛球前面的食盆……

乾凈得仿佛用立白洗,不,應該是潔廁靈洗過!這丫一定是把食盆舔了個底朝天吧!!

居然連一粒殘渣都沒剩下,早上出門之前明明倒得滿滿的啊!

再看弔在椅子腿上飲水器,原本也是滿滿的一壺,現在一滴也不剩……

好傢夥!又能吃又能喝,你就是只豬啊!

吳亦凡眯眼看著窩里的那一坨,才幾天的功夫,

它明顯就比剛剛來的時候整整大了一圈,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四)


回到家已經傍晚,吳亦凡把張藝興輕輕的放回窩里。

一嗅到熟悉的氣味,小家夥馬上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折騰了一天,

它的肚皮已經發出嚴重的抗議,好想吃香噴噴的兔糧和脆脆的苜蓿草!

張藝興渴望的盯著茶幾上的食盆,突然有些後悔拿自己的胃跟吳亦凡賭氣,

兔是鐵糧是鋼,別說一頓沒吃餓得慌,它可是整整兩頓沒吃了呢!

現在怎麼辦?沒骨氣的去吃飯?可是有傷在腿,蹦也蹦不過去啊T^T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三)


對傷口稍加處理後,吳亦凡找出最開始跟張藝興一起送過來的籃子,

又翻出兩件不要的舊衣服墊在裡面,讓籃子底部變得柔軟舒適,最後才把兔子輕輕地放了進去。

受了外傷又加上滴水未進,張兔子已經徹底沒有精神再和他嘔氣,

耷拉著兩只耳朵柔順的任對方擺布,

難得乖巧的樣子讓吳亦凡生出一種“應該早點給它兩刀”的想法,

不過想歸想,他最後還是換掉一身家居服,打開房門,進了電梯。

九月初的天氣還滯留了些夏季的餘熱,整個小區帶著午後特有的靜謐。

擔心張藝興中途亂動撕扯到傷口,吳亦凡放棄自己開車,打算到小區門口攔一輛計程車。

陽光穿過梧桐在地面形成斑駁的剪影,他踩著細碎的陰影,稍稍緩解了些燥熱。

不過高大帥氣的男人懷里抱著一個竹籃的畫面很快吸引了一票女性的目光。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


星苑小區

整間607室內流動著低氣壓,高大英挺的男子蹙眉瞪著蹲在茶幾上的垂耳兔,

對方也不甘示弱的睜著圓溜溜的眼睛回瞪過去。

一人一兔隔著一隻藍色的寵物食盆對峙著,空氣仿佛都要凝結。

良久,失去耐心的吳亦凡伸手捏住食盆的邊緣扣了扣茶幾,厲聲道:“吃飯!再不吃剖了你!”

這次張藝興乾脆轉過身去,直接用渾圓的兔屁股對著吳亦凡黑得不能再黑的臉。

吳世勳在昨天就已經去y市的學校報到了,走之前一手抱著兔子一手扯著著吳亦凡的衣袖凄慘道:

“親哥啊~~我知道這件事是我不對,不該瞞著你做這種事,可是藝興是無辜的啊!

它還是個孩子,它還什麼都不懂,

你怎麼狠得下心看著如此可愛的小兔兔流落街頭被壞人煮成滷兔頭啊哥!”

說完還硬是擠出兩點淚花往吳亦凡身上蹭了蹭。

吳亦凡被他鬧得太陽穴突突直跳,最後只好壓著一腔怒火道:

“我醜話說在前面,第一,我可沒多少空閑時間來照顧這個家夥,我只管喂飯,其他是死是活我不管。

二、要是它到處亂跑亂啃亂拉,我直接就把它帶到醫院里扔給學生做實驗。

第三、如果你不想看到上述結果出現,等安頓好了盡快抽時間回來把它給我領走!”

話音剛落,吳世勳立即點頭如搗蒜。

他太瞭解自家的親哥,這人雖然錶面看上去冷冰冰一副不好相與的樣子,實則嘴硬心軟,最後肯定還是會乖乖養兔子的。

於是嘴上千恩萬謝的,轉身就拉起行李箱拍拍屁股直接走人,留下家裡的一大一小在原地乾瞪眼。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原帖 : http://tieba.baidu.com/p/3565104765

作者 : @欲晓难眠

 

確認授權.


 

(一)


星苑小區


“紅玫瑰蜘蛛,性感熱辣,給你欲仙欲死的超凡體驗,宅男的完美情人。”

吳世勳讀完簡介,又眯眼盯著電腦屏幕看了半天,

最終還是沒看出來圖片上這只黑不溜秋的蜘蛛到底性感熱辣在哪裡。


剛剛他只是想上X寶充幾張游戲點卡,結果這家叫做“寵物情人”的店鋪就自動彈了出來。

從常見的貓狗豬牛馬羊到不常見的蟒蛇蜥蜴貓頭鷹,

各種想得到的想不到的品種都明碼標價的被當成寵物出售,

並且在圖片下方還附著些奇奇怪怪的說明。


比如這只看上去傻呼呼的中華田園犬,

簡介上寫的是:省錢樸實接氣,讓你在浮華的城市中返璞歸真,尋回最純真的愛意。

又比如白晝里沉睡的騎士,在黑夜裡化身為你的守護神,

陪你打電腦煮夜宵,共用夜晚美好的說的其實是一隻乾柴一樣的小蝙蝠……


吳世勳的指尖邊敲擊著鼠標邊假裝若無其事的回頭看了眼坐在沙發上看書的吳亦凡,

窗外投註進來的陽光虛化了他的半張臉,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宛如一尊雕像。

作為一個有親哥的人,吳世勳覺得自己的童年是極其孤獨的。

當別人家的哥哥帶著弟弟歡歡喜喜和泥巴的時候,

他只能看著沙發另一頭深深沉浸在莎士比亞小說選集里的吳亦凡發呆。

當別人家的哥哥和弟弟搶小霸王游戲機的時候,

他只能坐在桌子邊看吳亦凡擺弄國際象棋。

當別人家的哥哥教弟弟怎麼泡妞找片兒的時候,

他卻被父母押著和吳亦凡一起看《人體解剖大全》。

於是幽怨無比的吳世勛在某堂語文課上寫了一篇名為《別人家的哥哥》的作文以發泄多年來積壓在內心深處的不滿,

沒想到第二天就被班導師抓到辦公室劈頭蓋臉的訓了一頓:

“吳世勳啊吳世勳~,都是一個家庭里養大的孩子,你怎麼就不能跟吳亦凡學學呢!

我也不指望你跟他一樣拿奧賽冠軍了,

可你怎麼能因為你哥不陪你打游戲就把他的作業本塞到馬桶里去呢!!”

“老師,您不知道,我哥他不正常…”

哪有一個正常的青少年不打游戲不看片兒不喜歡美女整天寡淡得跟個得道高僧似的……

老師把作文本往桌子上一拍:“難道你整天上課睡覺下課跑網吧就正常了?”

“我……”

“好了,好了,回去重新寫篇明天交來。”

班主任把作業本往吳世勳手裡一塞,不耐煩的擺擺手讓他走人。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