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_1

 

“嗯啊...哈..”

房間內傳來充滿了情慾的聲音,令經過的僕人都加快腳步低著頭趕緊走離

一個男人從樓梯轉上來,朝著走廊盡頭的房間走去,被擦得發亮的皮鞋踩在名貴的地毯上發出和諧的聲響

纖細白皙的手扯開束縛住頸脖的領帶,隨手扔在一旁放著花瓶的小圓桌上,順帶擰開襯衫第一、二顆鈕扣

“不呃啊啊...”

越靠近那間房間,裡頭的聲響也變得更清晰,但男人毫無任何表情,

仿佛世界就算發生了驚天動地的大事也絲毫動不了他

畢竟有什麼事比發生在他身上的還要更駭人呢

站到門前扭開門把,一打開一張黑色絲綢的大床顯現在眼前,床因上頭一男一女的動作而搖擺著

可男人看都不看,坐到一旁的沙發上翹起腳環著手,靜靜的坐在那邊闔眼休息

“到了到了到了啊啊啊!!呃.....”

被壓在身下的女人面臨高潮,滿身舒爽的迎來快感,正當因高潮而情不自禁的高聲尖叫時,

脖子一涼

血液不斷的被尖牙吸出,直到變成人乾,身上的男人才肯罷休

抽出變軟的根部翻身下床,走進浴室前刻,

男人一彈指,床上的屍體和液體一瞬間消失,連空氣中渾濁的氣味也一併不見,替代的是清新的香氣


過了一會,

男人從浴室走出來,穿著白色絲製浴袍,銀白色的頭髮還滴著水珠,大剌剌的躺到沙發上正在休息的男人腿上

因冰涼的水滴滲透進褲子,原本閉眼的男人緩緩睜開眼,注視著躺在自己腿上的男人

或許旁人看著,只是覺得他正在盯著那男人罷了,瞭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已經在生氣

“起來。”

“偏不,除非你幫我吹頭髮”用濕潤的頭髮磨蹭著他的大腿,讓濕透的面積擴大

“不要讓我說第二次。”眼中的怒氣已逐漸明顯

“呦呦呦,咱們燦烈又纏著藝興大人不放了,上次火燒屁股的教訓還沒讓你學乖?”

依靠在門口,酒紅的髮色襯托著那人的邪氣,玩笑地看著前面的兩人

“金鐘仁,我不介意告訴珉錫是你偷走了惡龍的眼珠”燦烈依依不捨地坐起身,惡狠狠的瞪向鐘仁

“別啊,我會被他吃掉的”健康的膚色瞬間煞白,鐘仁的身體抖了抖

“哼”

藝興身上的褲子瞬間換了一件,站起身環抱雙手,頭微微昂起“你,給我滾。”

燦烈眉角微抬,舌頭伸出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好玩地道“你,要我滾?”

“生活了上千年,是不是耳朵不靈光了呢”勾起唇角,藝興譏諷地捏起他的招風耳“虧還長得挺大的。”

鐘仁在一旁吃著剛變出的爆米花,津津樂道地看著他們倆之間的較量,

不管是看了幾百年這兩人的鬥拌總是不會膩

“這可是我的地方,怎麼不是你滾?”

“耳朵不靈光,腦袋也退化了是不?四界的任何生物都知道這城堡可是我本人的”

“啊啊..我好懷念還是天使的你”往後倒向沙發,情不自禁的想到當初的那隻易哭易笑的小白兔

“你他媽再說一次”

藝興從手裡變出冰刀,尖端離燦烈的頸脖差不到一公分,而燦烈依舊笑盈盈的看著他

“阿斯蒙帝斯,是不是太久沒修理你,膽子大了呢。”

鐘仁在一旁,心裡微微的嘆息。每次總拿這件事來刺激藝興大人,明明知道這一直是他好不了的傷疤

“別這樣啊藝興,我只是懷念罷了”食指將冰刀推開,燦烈又不怕死的道“現在實在太彆扭了”

“我看你真的很想死!”

在冰刀即將刺到燦烈的脖子時,一顆詭異的東西將冰刀彈開

“撒旦大人,找到怠惰了呢!”

擁有著一張可愛臉蛋的男人端著個盤子,裡頭滿是黏稠又詭異的東西,手中的叉子往盤子裡插取一塊往嘴裡塞

一瞬間收起冰刀,直起身將西裝整好“辛苦你了,珉錫。我們走吧”

 

-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綠ㄦ 的頭像
小綠ㄦ

10 Promise ♥

小綠ㄦ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